學習控制情緒是一輩子的工作

「我小時候是個脾氣很暴躁的人。」同事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。這種事情沒什麼好騙的,畢竟又不是什麼光采的事。小時候玩桌遊,輸了不服氣會翻桌;國小的時候還會在學校裡打人,天生就是個適合當太妹的類型。

我當然知道這樣不好,所以也努力克制、壓抑自己的脾氣。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樣,有段時間我的精神狀況不是很好,明明是笑臉迎人,卻覺得心理在哭泣。淚水把我的心淹沒,彷彿快溺水了一般,而我總是戴著面具,不讓人察覺我的心理狀態。

八斗子

這種不健康的心理狀態在我國三之後就慢慢解除了。因為我跟一位國小的同學寫信交換日記,吐露許多不曾告人的心理話(沒想到這些內容至今她還保留著,真是令人害羞)。從此以後我終於成為一個完整的個體,不再以面具示人;我依然是那個脾氣暴躁的我,但我不再透過壓抑來處理我的情緒,而是接受那個最原始真實的自我,然後不斷詢問自己「想要什麼」。

我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樣想要天生就有好EQ,甚至為此願意犧牲自己、不斷退縮。但是這樣的方式並不會使我們變得偉大,反而只會導出錯誤、甚至扭曲的認知。就像許多父母永遠不知道孩子為了滿足他們犧牲了什麼,孩子們自己也不知道,最終只有令人不愉快的負面情緒可以留下。

我認為理性能夠解開感情的鎖鍊,但是這個方法需要訓練。我能做的只是盡可能把工具描述清楚,因為唯有自己才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