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為YouTuber是我對社會貢獻的開始

老實說成為Youtuber從來就不在我的生涯規劃中,因為我不喜歡媒體、重視隱私、也不想露面。今年春天的時候,外子突然問我:「老婆你要不要當Youtuber?」。我並沒有立刻拒絕他,因為我想聽聽看,他明知道我會拒絕仍然要問的理由。「因為你想做的事情,要有足夠的影響力才能達成,而Youtuber是最適合的方式。」

我並不是一個很有事業企圖心的人,對我來說,生活愉悅家庭和樂才是最重要的。但如果問我想做一些什麼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,那我想就是推廣批判性思考吧,因為這是我認為非常重要,也非常有自信的事情。事實上,去年我就整理了6篇文章的標題想要談這件事,雖然它至今仍然躺在我的草稿夾裡。

七月底的時候參加教育的Startup Weekend,今年的主題是「未來工作」。我並不是沒有想過自己的專業可以做些什麼,但是數位教材製作的成本真的很高。像LIS那樣製作影片已經是最簡便的方式了,但他們仍然是燒錢在做良心事業…花了這麼多成本做的一些東西,得到的效果恐怕還不如KOL的幾句話。

想要推廣些什麼,就必須要有影響力,而產生影響力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要有名氣。偏偏對於追求名聲這件事情我是有潔癖心理的,兒時經驗讓我覺得這是髒東西,儘管我的理性知道這只是我的偏見在作祟。

想想去年以前參加演講活動,光是想到要獨自出席這樣有許多陌生人的活動,就可以令我在前往的路上瑟瑟發抖。被公司派去廣告行銷的活動現場,主持人說要讓大家放鬆所以選了PUB作場地,身為第一次進入PUB的人來說反而更緊張了。雖然我的理性不斷告訴自己沒什麼好緊張的,但仍然無法控制身體的反應。

當我在煩腦考慮的時候,碰巧有幾位在追蹤的KOL鼓勵大家站出來經營自己。我這個人很相信緣份,覺得順勢而為才是好的,這些訊息就被我視為正面的訊號。曾經有人半開玩笑地問我要不要做網紅,我都立刻拒絕了。但是我很清楚外子說的是對的,我的理性可以找到許多的理由支持我做這件事情,唯一的問題就是我的感情無法接受。

雖然參加活動會感到害怕,但我從來沒有因為這個原因而不去那些我想參與的活動。終於有一天我能夠習慣這個模式,不再害怕自己穿梭在陌生人群當中。「感情上無法接受的事情,想辦法習慣它就好。」我就是這樣讓理性的我稱心如意。

「除了我的心理無法接受之外,我找不到任何不去做的理由,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做做看吧。」我的感性終於被我的理性說服了--

「只要把原本寫文章的時間多加一點拿來拍影片就可以了。」外子是發起人,理所當然要一起為這個計劃付諸行動。原本是我一個人的事情(寫文章),突然就成了夫妻共同的小事業。我喜歡替別人做事而不是幫自己做事,但我也沒打算成為什麼替人奉獻的偉大人物。如果這件事情在各方面來說--外子與我、朋友,甚至社會--都有正面的幫助,那就會令我有更多的動力去執行它。

凡事總是要做過、體驗過才會知道。成為Youtuber從來就不是我的人生目標,現在也不是。但我很樂意將它視為自己對社會貢獻的開始。

「老公,將來如果沒有經濟壓力,我們二個就一起去做志工吧。」

「如果我追求的生活現在就可以達成,為什麼要等到退休才去做?」

我總是在人生中做一些政治不正確的重大決策,但唯有自己才能定義它最終的價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