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刑、廢死與反廢死

原本不想對這個議題發表意見,不過基於某些原因還是發表了,既然如此就分享出來吧。

首先我要表明我的立場:我支持死刑,但我不讚成抨擊廢死(≠廢死聯盟)。

雖然廢死聯盟確實存在一些被罵的原因,但兩者不該混為一談。

「反廢死聯盟」和「反廢死」應該分開討論,但事實上我看到網路許多言論都將它混在一起……

對於廢死聯盟,我就不做什麼評論了,那只是被用來模糊廢死議題的團體而已。

真正該關心的,還是要回到死刑本身。

我曾經看到一篇文章,甲問乙:「會成為殺人犯的人,是廢死還是反廢死?」

乙想了想,回答:「反廢死,因為他不尊重生命。」

我必須承認,支持死刑的我,存在可能成為殺人犯的因子,曾幾何時,也有想過殺人的衝動。

雖然我已經衷心原諒被我恨之入骨的人物,但也許當年一個不小心誤入歧途,就看不見現在的我了。

至於其他反廢死的人,不就是希望犯人”死亡”?誰敢說自己的心中沒有”殺意”?

所以我覺得這段問答,是反廢死的人無法辯駁的。

雖然我支持死刑,但我明白:「殺人犯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社會養出來的。」所以大家都有責任。

如果你看的哲學、社會學、科學的資料夠多,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。

之前PTT分享的《正常人在什麼情況下才會大開殺戒》就是一篇很好的切入點。

事出必有因,也許個人的人格佔一半的因素,但後天環境的影響也佔一半的因素。

鄭捷的事件令人震驚,那是首次在台灣發生的無差別砍人事件。

但在美國,甚至中國,這種事卻已經發生很多次了。

我們可以推論,當社會發展至某種程度的時候,就有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。

再從科學的觀點切入,近年來科學家越來越懷疑「自由意志」的存在了。

因為科學家發現,在人們做決定之前,其實大腦的物理運作早已做出決定,讓我們”以為”這是自由意志下的選擇。

而大腦各區的發展,當然很大一部份受到遺傳與生長環境的影響。

因此,當科學能進步到控制腦部的運作時,就可以操弄人類的自由意志。

當然,自由意志並非完全不存在,但這可能是在我們具備思辨能力時才成立的。

俗話說:「個性決定命運。」你認同嗎?我個人是非常贊同的。

但是,個性從何而來?是誰決定了我們的個性?是我們的自由意志選擇的嗎?

『我想要變成陽光開朗、又有活力,與人侃侃而談的少女。』於是魔法棒一揮,我成真了?

怎麼可能,別作夢了。

所以《科學人雜誌》寫了:「人們所擁有的自由意志可能低於自己的認知。」

改變個性很容易嗎?自由意志與大腦之間的對抗,大概就如同改變個性一般,非常困難。

如果說人們所擁有的自由意志其實是很少的,那麼殺人犯呢?

擁有高度批判思考能力的人,能夠改變自己個性的人,我想也不會成為殺人犯吧(要也是智慧型犯罪)。

從這個角度來看,這些殺人犯其實也是社會的犧牲品,因為這個社會而轉變成為殺人魔。

只是你我的運氣較好,無論是在遺傳或環境方面。

這就像某種病毒一樣,它會有一段潛伏期,中病毒又沒有抗體的人,就會變殺人犯。

隨著社會的進步,這種看不見的病毒就會越來越多,變成像美國一樣。

這些我都清楚,但我還是支持死刑,也因此我不會反廢死。

這就好比癌症是要化療還是民俗療法一樣,沒有絕對的好壞,適合自己(台灣)的才是最好的。

廢死理念的存在,自然有他的價值。比起爭論廢死與否,應該有更多事情是值得我們關注的……

-–-–-— 2016.05.12 -–-–-—

近日鄭捷槍決,網路上又起討論的聲浪。

二年過去了,每出現一次重大殺人事件,死刑的議題就要再被重新討論一次…

我也說了,這就像病毒一樣,被感染的人很容易變成死刑犯。

然而很多人都沒有察覺,這些社會的輿論,這些獵女巫的社會氛圍,正是培養殺人犯病毒的養份…

越吵…只會產出越多的殺人犯而已啊…

所以你問我為何支持死刑?因為台灣這種環境,怎麼產出能夠解毒的特效藥呢?解鈴人還需繫鈴人啊…

補充:

這樣看出台灣人對死刑的想法:Google「鄭捷為什麼」,後面竟自動跑出⋯

槍斃一個人,就消滅罪惡了嗎?台灣正在重演日本的悲劇…

宥勝之旅 5月13日 23: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