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R與AR數位學習的未來發展

今年有許多科技廠推出了虛擬實境(Virtual Reality, VR)頭戴式顯示器,於是在應徵工作的過程中,不免就會遇到想要做VR或AR(Augmented Reality)的公司。

在數位學習領域中,同樣也有許多人對於這兩樣科技充滿興趣,認為可以大大地幫助學生學習。

2016年初,國外的這篇文章,就充份地說明,為什麼許多人認為AR和VR是有助於教育的。

然而教育界對於AR與VR的期待,老實說我不是那麼認同。

先說說這兩者的不同吧。VR讓我們在虛擬世界時有”身歷其境”的真實感;而AR則是讓我們可以”在真實世界看到虛擬資訊”。

我並不是說AR與VR不能用在教育上,而是它有許多的限制存在,不太適合通識教育。

大家對它的期待,有點太理想化了些。

最大的癥結點還是在於「成本」,尤其是VR需要大量的成本進行3D建模,頭戴式顯示器本身也是價格不斐,更別說還要搭配高規格的硬體設備才能使用。

簡單說就是有錢人的玩具啊……

也許有人會說,未來硬體成本一定會越來越低。

但我說句老實話,相同的3D建模,一樣可以用電腦螢幕來顯示,一樣可以有學習的成果,為何非要用VR不可?

身歷其境除了新鮮感外,真的可以提升多少”學習成效”?

除非你告訴我這是特殊領域,例如模擬醫生的開刀、模擬開飛機…現實失誤的成本遠大於軟硬體的成本,所以我們必須做出這樣的系統。

如果是這樣,我是非常認同的。但這就不屬於通識教育了,而是為了專門的學科、特殊領域所設計的。

2015年底天下雜誌的這篇文章,就點出「學校不了解科技的優勢」。絕對不是說使用越高明的科技,學生就一定能學得更好。

相較於VR,AR的建置成本可以減少許多,因為AR不一定要使用3D,即使是純文字資訊也行。

我心目中最棒的AR應用,是在人際關係上面。系統辨識人臉後,可以調閱通訊錄,以及彼此之間的關係記錄。

調閱的內容應該要可以讓使用者編輯,簡單說就是人臉辨識加上通訊錄(關係管理系統)。

這不僅一般大眾可以使用,對業務員而言,更是很棒的功能,可以幫助他們提供更好的服務。

例如提供客戶上一次的消費時間與消費內容等等,也不怕業務員記不住客戶的面孔。

此外,換衣服的紙娃娃系統,或是傢俱等室內裝潢的應用,也都有人提出來。

不過這些都和教育沒有什麼關係就是了。

AR概念的出現,其實已經很多年了。不過至今還是沒看到什麼很出色的教育應用。

有的大概就是顯示看到物品的英文單字,或是在古積上導覽過去的歷史吧。

由於AR強調的是真實環境,所以在教育學習上是有困難的。例如上面的古積歷史,頂多讓你看古積內發生的事情,但是古積外面的事情該怎麼辦?最後還不是要回歸文字影片等傳統教材(立體投影可能會更適合一些)。

一個小房間內能夠發生的事情,實在少得可憐。歷史地理是如此,抽像的國英數就更不用說了。

失去真實環境的教材,使用AR就變成只是噱頭而已。

不過,AR數位教材應該還是有發展的空間,只是和VR一樣,必須限制在專業科目上,例如天文、建築、、汽車、美髮等等。

我對這些專業沒有涉獵,所以很難想像有什麼應用可以做,但我認為是有潛力的。

比如說學鋼琴就是一個可能的應用。直接在AR眼鏡上顯示要按的按鍵,初學者即使不會看樂譜也能彈奏。

曾有人向我提議烹飪,但我認為有難度。因為食材的大小和火候的控制都不是AR眼鏡能掌握的。要做頂多只能當計時器和食譜的提示吧,但這樣就有點殺雞用牛刀的感覺。

有另一種方案是自製玩具,配合玩具來使用AR,主打國小及幼兒學童。我認為這是個很棒的主意。

因為我實在不喜歡讓小孩子接觸太多的3C產品,太早沉浸在虛擬世界裡。

透過AR玩具,可以讓小孩子即使不使用電腦,也能在遊戲中學習抽象概念。

如今各國開始推行國小生學習寫程式,如果可以透過AR積木學習寫程式而不使用電腦,那不是件很棒的事嗎?

現在的小孩子似乎不太下象棋了,如果象棋上的士兵能夠動起來的話,你說小孩子會不喜歡嗎?

遊戲王裡的AR對戰,十幾年前就出現了啊……